第1054章 怨气沸腾

就在我准备隔空做法,将那块石头给驱走的时候,从后面的车厢之中接连的闪烁出了几道青色的道光,打在了那石头上面,道光就将石头给打了个粉碎。

是张家金带来的那些弟子!

“妈妈,你不要我了,我要你们都死,要你们全都死。”

无奈受到刺激的恶胎,身上的怨气呈指数一般的生长着,我那“五岳安镇符”在怨气的侵袭下,也开始褪色了。

“妈妈不要我了,你们都别想要活,都别想要活啊!”

恶胎的声浪透过大钟,回荡在隧道之中,隧道之中那些开裂的石头,纷纷从空中飞落了下来。

说巧不巧,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头正好撞破了列车的窗户,“砰”的一声砸在了郑小霜的肩膀上,将郑小霜直接砸的飞到了那大钟之处。

咚!

郑小霜的身体撞击在大钟上,发出了一声沉闷悠扬的响声的同时,将那大钟撞击的倾斜了一下。

呼呼呼!

趁着大钟倾斜的间隙,无数的青色怨气就从那大钟之中窜了出来,形成了一只鬼手,一把掐住了郑小霜的脖子,将郑小霜死死的按在了大钟上。

“我要抹了你的魂魄!”

从大钟底下钻出的那只大手掐住了郑小霜的脖子以后,“刷”的一下就将郑小霜的命魂给抽了出来。www.jyghu.com 原点小说网

“大师,救我,救救我!”郑小霜的命魂无比的痛苦,冲着张家金喊道。

张家金见到美女眼睛就转不动了,更何况是郑小霜在跟自己求助。

“放开那少妇,让我来!”

就在张家金要冲过去的时候,我一把拽住了张家金的手,说道:“别去!”

“啊,见死不救吗,你可是天医啊,你不救,不能拦着我不救啊!”

“天医也不救畜生!”我望着郑小霜那无比痛苦的命魂,冷冷的说道。

“我不是畜生,我是人啊,是人啊,你眼睛瞎了吗,我是人啊!”郑小霜冲着我喊道。

“不是我剑青哥哥的眼睛瞎了,是你的心瞎了,自己的儿子都不救,你还算是个人吗,说你是个畜生都是抬举你了!”

郑小霜被怼的无话可说,她停顿了一会儿后,狰狞的冲着我喊道:“不就是要我的心血吗,我给,我给,我现在就给!”

说着,郑小霜伸出了手,冲着我说道:“你来取吧!”

就是现在!

我抓住机会后,掏出了银针猛地就扎在了郑小霜的手心处。

“啊!”

郑小霜痛苦的仰头长啸了起来。

“啧啧啧,你老公这针扎的多少带有一些私人仇恨!”

“借腹生子,活该!”朱栩诺没有丝毫的同情,说道。

其实我并不是和张家金说的一样,带有私人仇恨在里面,我这针不仅仅是扎在了郑小霜的手心处,更是,扎在了那掐住郑小霜命魂的怨气上。

随着我捻动着这银针,一道白光就出现在了怨气形成的手掌心上。

“啊,妈妈,救我,妈妈!”

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那怨气化成的手,就消散在了天地间,只剩下了恶胎的惨叫声还在那大钟之中久久的蕴饶着。

“大师,血,血够了没有,我好疼啊。”

命魂重新回到了身体之中的郑小霜满脸矫情的望着我,说道。

“不够,你这种猪狗不如的人,需要再来四根银针才够!”说完,我反手一翻,就从腰间抽出了四根短银针,朝着郑小霜的脸上扎了过去。

“啊!”

我那四根银针扎在郑小霜的脸上,鲜血哗啦啦的就顺着这四根银针流了下来。

“好疼,好疼啊!”

我松开手之后,那四根银针就留在了郑小霜的脸上。

“皮天医,你这太狠心了吧!”张家金满脸心疼的望着那毁容了的郑小霜。

“扎的好,扎的好!”

从那大钟里面传来了那恶胎的声音,我扎伤郑小霜的脸蛋以后,大钟之中的那恶胎的怨气也消散了一些。

大钟之中的恶胎又说道:“皮天医,杀了她,杀了这恶毒的女人。”

“杀人我就不能杀了,我只能帮你教训教训他!“

“妈妈,救我,妈妈救我!”

那恶胎在停顿了片刻以后,忽然又放声的吼叫了起来。

“他都要杀她自己的妈妈了,这郑小霜还能救他?”张家金翻着白眼朝着我看了过来。

“他不是在叫郑小霜救她!”

“郑小霜不就是他妈妈妈吗,不是叫郑小霜还能是叫你啊?”

“是在叫她!”我伸出手朝着躺在车厢一角的李大妹指了过去。

李大妹由于刚刚魂魄离体的原因,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,但是在听到那恶胎的呼喊以后,我看到李大妹的眉头已经开始皱了起来。

“救我,妈妈,救我!”

“儿子,我的儿子?”

在那恶胎的呼喊声下,躺在角落昏迷了许久的李大妹猛然的睁开了眼睛。

睁开眼睛的李大妹重新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转头朝着那大钟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“妈妈,你醒来了,救救我,妈妈,救救我!”

“宝宝,那是我的宝宝,是我的宝宝,你们怎么能盖住我的宝宝,别盖住我的宝宝!”

说着,李大妹拖着那憔悴的声音,摇摇晃晃的就走到了大钟的身边。

看到李大妹的这幅反应,我和朱栩诺对视了一眼,都看出了对方眼神之中的复杂之色。

李大妹对那胎儿的关心,远远的超出了郑小霜了。

借腹生子生下来的这个胎儿,在风水上也难以给一个定义,胎儿到底是李大妹的,还是郑小霜的,就算是奶奶来了,也难以说清楚。

不过这不重要了,反正这种狗血的事情也不会落到我的头上来!

“放开我的孩子,放开我的孩子!”

来到那大钟前的李大妹拼命的要将那盖在恶胎身上的大钟给抬起来,可是那大钟实在是太重了,无论李大妹怎么抬,都无法将这大钟给抬起来。

“妈妈,符箓,撕掉那符箓!”

在那恶胎的指引下,李大妹开始寻找起符箓来。

“快阻止她!”

朱栩诺看到李大妹发现了那贴在大钟上面的符箓后,就要上前去阻止。

我拉住了朱栩诺的手,面对着朱栩诺朝我投来的疑惑的目光,我解释道:“这恶胎现在的怨气极大,即便是李大妹现在拿着郑小霜的心血,也化解不了恶胎的恶魂!”

“只有让恶胎的怨气消散了一些,才能够进一步化解恶胎的恶魂。”

“李大妹撕开那符箓,恶胎身上的怨气就能够减少吗?”朱栩诺不解的问道。

“恶胎的怨气起完全是因为缺少母爱,只要他能够感受到来自李大妹身上的母爱,恶胎的怨气就能减低一些!”

“所以,到底谁才算是恶胎真正的母亲呢?”朱栩诺问出了这个风水圈之中无解的问题。

“没有答案,反正,我们不会遇到这样的难题就是了!”我说道。

张家金这个时候充满了担忧的走到了我的身边,说道:“皮天医,你可要把握好了,要是那张符箓撕掉了的话,恶胎可就要钻出来了!”

“放心吧,我早已经准备好了对策了!”

我死死的盯着李大妹那放在大钟符箓上的手,在李大妹准备撕符的时候,我双手左右手小指,四指,仰手相叉,各以二中指,左右互勾二小指,以左右第三指,各勾左右手四指,直於左右二中指,以大指抬中,双手形成了一道三涂五岳印。

这三涂五岳印和五岳安镇符的作用一样大,只要李大妹放了那恶胎出来,让那恶胎感受到了母爱,我再砸这一印下去,一样能够制服她。

“美女,快来,快来,我帮你治治脸!”张家金也认出了我双手掐着的那个手诀,他双眼一亮,就放心了下来,转头满脸心疼的朝着脸上还扎着四根银针的郑小霜看了过去。

这人老心不老的老家伙,将郑小霜拉到了我们的身板,开始仔细的替郑小霜拔起脸上的银针来。

“疼,疼,大师,你轻点!”

“好好好,我轻点,我轻点!”

我极其无语的望着那十分享受的张家金,说道:”你们能不能离我远点!”

“皮天医,你盯你的恶胎,我拔我的少妇,咱们互不打扰撒!”

就在我们两个说话间,那李大妹就将贴在大钟上的符箓给撕了下来。

哗啦!

随着符箓撕下,整个大钟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了开来。

我紧紧的盯着那迅速裂开的大钟,只要大钟炸开,我的三涂五岳印就要接上,否则,这恶胎的哭声会将整个隧道给震塌!

轰隆!

裂缝裂到极限以后,只听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那大钟就在空中炸裂了开来,大钟的碎片四处纷飞着。

我瞧准了那碎片之中的恶胎,就要接上三涂五岳印的时候,那郑小霜忽然一把推开了给自己治疗的张家金,张开牙齿朝着我双手握着的手印咬了过来。

“啊!”

我用力一踹,给那女人踹倒在了地上,我甚至来不及查看手上的伤口,第一时间转头朝着那大钟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www.youxs.org

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youxs.org。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www.youxs.org

推荐阅读:

苟且偷生,只为爱你 白切黑徒弟他总想以下犯上 华娱调教师 领主游戏:开局一艘末日方舟 穿越末世求生存! 凌霄剑尊 废土:我能创造规则怪谈 神话复苏:我变强就靠吞 洪荒:先天锦鲤,幸运值满过分吗 反派他只想做娇妻[快穿] 穿越之猎户农家女 剑道魔神 四合院:傻柱开局瞎眼走新路 诸天:从幕末斩鬼开始 快穿:病娇反派又被宿主撩迷糊了 真爱涟漪 向星星讨铜钱 仙子且慢,我非世子 圣光大陆游记 一次上瘾,禁欲傅少夜夜宠吻娇妻 娇娇小姐是大佬 神医毒手秦千墨 我的妖鬼夫君 斗罗青梅千仞雪,开局魂环变魂脉 夜里无星 玄幻:我的老婆是神女! 玄学王妃医术超绝,禁欲残王沦陷了 重生的青梅竹马 赤焱三生 海贼:都说了我不是卡普! 小寡夫 暴君偷听我心声后开挂了,我负责吃瓜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